三只金豆子

[冯豆子x裴文德]大忽悠和不高兴 1

一、刺激!大忽悠和不高兴第一次见面就玩上捆|ω・)绑play?



  就在阴阳鼎镇住鬼王的瞬间,突然从鼎中爆出一道黑色的旋风,将伤重的裴文德卷了进去。诺大个山洞,被黑风扫过后,只少了个裴文德,便凭空消失。



  裴文德本以为自己定会命丧于黑风中,却没想到围绕在自己身周那道黑气散去以后,自己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四周尽是些自己不认识的物件,心里一慌,又立刻强迫自己震惊下来。他本能的先探查自己所处环境,冲着光的地方走过去,然后一脑门撞在了什么上边,踉跄的退了两步,牵动了之前与鬼王相斗的内伤,血腥气才涌上喉咙,又让他硬生生压了回去。

 
“诶,你谁啊你?你怎么在我家呀?穿的可真够奇怪的,你嘛的呀?不知道私闯民宅犯法吗?我可打电话报警了啊,我这跟你说话呢!你听没听着啊?……”

  冯豆子这边像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一顿说。裴文德闻声而动,本身就重伤在身,又被眼前的人一身亮绿色晃的眼晕,耳朵被迫灌进一堆无意义的字词。裴文德感觉自己的思想仿佛飘在空中,控制不住自己的想,声音挺好听,就是人太聒噪了。

  “锵~”刀出鞘的声音成功让冯豆子住了嘴。“大……大哥,你别杀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是我们老冯家单传!你想要什么随便拿,我家开饭店的,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和我姐题,我姐保证都能满足你,只要你别撕票啊!我……”
“闭嘴。”裴文德头疼的看着停不下嘴的冯豆子,感觉头更晕了。“我问什么你答什么。这是哪儿?你是谁?”
“我叫冯豆子,这是我家。”对面那人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被刀指着,心眼都能从皮肤毛孔里冒出来,裴文德打从心里怀疑这人到底可不可信。

中间省去若干穿越必经老梗,什么这是21世纪了,你可能是穿越了等等科普对话,反正裴文德是不得不相信自己确确实实是穿越到了几百年后,最后气急攻心加重伤在身,连人带刀倒在了冯豆子面前。
“我去!老子的地板啊!!!”冯豆子肉疼的摸着被花了一大道的地板直嘬牙花。


冯豆子咬牙切齿的死死盯着整张脸在地板上压平的裴文德,是扔出去还是扔出去?他心里一番天人交战。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真特马沉!等你醒过来,一定得让你赔我地板!”把人扔出去显然不是个理智的决定,万一死在外边,自己可摊上大麻烦了!
  还是练武的呢,手腕这么细,还没妹子粗,难怪受这么多伤。冯豆子哼哧哼哧的扯着裴文德两只胳膊把他拖上床,在床上粗喘几声,又连忙翻出当年自己卖锅的时候绑锅的粗麻绳,慌不迭的绑在裴文德的手腕上,还生怕他跑了似的,多缠了好几道,最后牢牢的绑在床头上。




“咳……咳咳。”裴文德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僵硬得可怕,双手高举过头,被紧紧束在床头,身上一丝不挂,被子暧昧的挂在腰腹处。卧室的门大敞着,隐隐能看到有人在厨房一晃一晃,还有模糊的歌声传过来,“管他头痛不头痛,有人这样努力我只觉得光荣,我的头痛不再痛,能够生存就是有恃无恐,苦痛说了没人懂,我爱也没有用~”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