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金豆子

文笔不好,还爱拖更,超级低产,谨慎关注 ……



我都这么说了你还关注我,那…关注我就是我的人了哦~

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

学习

一个橙子圆又大:

自勉


辞楼望东:



自我反省emmmmmm
转一下做提醒用。
想到以前看到的一句话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但不论如何哈姆雷特都不应该变成罗密欧。”




萧昱然🐓:







强调: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长期以来,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




当然,如果你能对号入座,就更好了。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对我来说,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警钟长鸣,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个人观点】。所以,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





作为作者,对我来说,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我喜欢他们”,而不是“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




作为读者,对我来说,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而不是“我喜欢某个作者”。




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所谓吾日三省吾身,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




1.作为读者,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




2.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这篇文文笔好,剧情佳,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还是基于“只要是狗血,ABO,哨向,虐,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我都非常喜欢”?




在这里我要强调,后者提到的这些,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但区别在于,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




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但无论如何,这些文章都是“同人作品”,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




同人作品,该有底线。




3.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





之前我在《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该链接可戳)这段感想里就说过:




“速食虽好,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




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




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




作为读者,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那种剧情飞速发展,文笔轻快简单,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但显而易见,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同人少之又少。究其原因,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




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诸如ABO,哨向,论坛体,知乎体,聊天体等,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颠来倒去,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





举两个例子:




1.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的欧美同人文,在这里用A/B/C/D表示),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在古代,A和B恋爱了,B八抬大轿娶A回家。他们住在北京。有一天,A和B在家闲来无事,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




“卧槽!糊了!”“妈啊!居然是同花顺!给钱给钱!”




2.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假设这里是痞气型)受(假设这里是坚韧型),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




受哭得梨花带雨,几乎要昏过去,泣不成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




攻将受搂在怀里,温柔安慰道:“我也没办法,我还是爱你的。”





以上两种类型举例,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




1.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




2.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





针对上述问题,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




该练练,该写写,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就过段时间再写。




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不堪入目的。





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因为你们的鼓励,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




对于谦逊的作者,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会令他不断学习,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




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高曝光率、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





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但我一定要说,第二种歪风邪气,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




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很多人都知道,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依旧将那种高质量、高写作水平、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并继续进行创作。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




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




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当你发帖后,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




1.当你勤更新后,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给你评论。




2.当你收到评论后,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第一类,写得不错,有可读性,读者会给予评价,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久而久之,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第二类,写得不怎么样,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放弃这篇文;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哪里不好就是不好,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进而有机会改正,放弃掉现有的错误,而不是固化它。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无人问津了。




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




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




到了LOFTER,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文章好不好,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由高到低排列的。但这些高热度文章,真的就是好文章吗?




绝不全是。




买热度是一条路,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




诚然,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是很普遍的事情。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继续动笔的动力,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我们需要这些。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热度对我们而言,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




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





我认识很多作者,文笔一流,故事剧情有趣。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无趣




各位读者扪心自问,我自己也扪心自问,作为读者,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科幻,未完结。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来阐述我个人对于“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的想法。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五万字存稿,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评论越来越少,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有读者私信我:太太,为什么不更新《XXX》了?




我说:因为没人看,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




读者表示理解。最后,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说:太太,其实文章挺好看的,就是太深奥了,看起来很长很刻板,内容也挺纠结的,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





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究其原因,是环境所趋




现在,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




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日本漫画尚存在“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的情况。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这种心痛程度,着实难以承受,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那无疑是剜心的。




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所以我呼吁各位:提高自己的水平,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




也有人说,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我狗血我也快乐,没毛病。




我也觉得这没毛病。但同样的傻白甜、狗血题材内容,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并且在阅读之后,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




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浪费自己的时间,就是慢性自杀。”——请问各位读者,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去旅游,去看一场好电影,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等我更新某篇同人。




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睡觉之前看完,如果你觉得好,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然后关灯,睡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




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







我希望各位,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并且不断进步、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太太”。




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作者是否在敷衍你,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




还有,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请你们相信,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如果你不信,就去看书,正经意义上的书,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




还是那句话:




你不写,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
你不读,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







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只能说: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







综上:




希望大家作为读者,擦亮眼睛,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也请不要忘了,这是同人,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而不是某个太太。




以偏概全,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




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人无完人。勿忘初心。




停在原地不进步,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甚至是倒退,都是践踏尊严的、耻辱的行为。









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




我们活在当下,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不断扩展、不断进步的阶梯。









感谢你读到这里。




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




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九三年》。





2018.04.13更新




感谢各位在评论区的留言,观点不同很正常,大家为人处世角度各有千秋,但愿意一同讨论,我是非常感谢的。也希望各位在写下评论时,多思考一下再进行,因为有很多想法实际上并不冲突。




我仍感谢各位愿意将我没写明的观点进行内容补充。









太羡慕文笔好的人了_(:з」∠)_

[冯豆子x裴文德]大忽悠和不高兴 2

好像没有说设定……
毛毛的眼瞎被我治好了,毛毛那么好,凭啥要便宜你个臭豆渣,哼,所以没有原剧毛毛和冯豆子结婚这一part。冯豆子媳妇儿跑了以后,直接自己带娃。
裴文德这里除了和白青青没有感情线以外,其余不变……  啊,还有时间线变了啊,望天

二、爸爸?
 

  裴文德旋转手腕挣了挣绑住自己的绳子,啧,那家伙绑的真够结实的。他顺着手臂向上瞧,只要能看清绳扣的构造,解开只是时间问题。他这才注意到自己上臂处被白色纱布裹得严严实实,足足有原来手臂的两倍粗细,难怪他会感觉僵硬的要命。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上外伤处被细细抹上了药膏,清清凉凉散发出淡淡药香。

  自己在乎的缉妖司众人死的死,散的散,鬼王被阴阳鼎所镇,裴文德苦笑。自己一个将死之人,结果莫名到了这么个奇怪的地方,冯豆子怎么说的,未来?既然名为过去的那个地方,已然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东西,留在这个未来,好像也未尝不可。

  这个冯豆子好像也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但又怎么会给自己绑在这一动不能动。

  
  “pa … ba…”
从床底传来的几声细微的声音,裴文德抻长了脖子去看,只见一个将将有床高的奶娃娃一步一摇的攀着床边 挣扎着想要爬上床来。

“ba… 八”,他在空中上下挥舞着自己的小短腿,试图借力上去,小脸红红润润的,眉毛,嘴巴,鼻子都紧紧揪在一起,仿佛能在爬上床这件事帮上什么忙。

  眼见奶娃娃就要掉下床去,裴文德伸出一条腿轻轻一钩,给他掀了上来。奶娃娃乍一上床有点反应不过来,只眨巴着眼睛傻乐,然后四肢并用,爬到了裴文德肩颈处,和裴文德来了个大眼瞪小眼的深情对视。

“pa… ba……八…”,奶娃娃嘬着自己的小奶手,口水流了一下巴,然后一头栽在裴文德胸口上。奶娃娃又用他黏糊糊的小手猛地拍在裴文德胸口,抓住他胸前一点,撑着身子晃晃悠悠的抬起头。

  “肉肉,饿没饿啊,爸爸给你……”冯豆子的声音在卧室门口进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诡异的画面。

他儿子,肉肉,用自己带着黏糊糊口水的小手,紧紧握着裴文德乳首。裴文德看着自己红肿起来,还带着点亮晶晶的胸前,一言难尽的表情极大的愉悦了他。冯豆子凑上前嘿嘿一乐,好心的打算拯救一下窘迫的裴文德,没想到肉肉根本不松手,还抓的更紧,惹得裴文德一声痛呼。冯豆子一击不成,又去扒肉肉的小手,才算把肉肉的手从裴文德胸前剥下来。

  可是肉肉刚被冯豆子揽到怀里,就瘪了瘪嘴,哇的一声哭出来,声音能唬的人一愣,但是脸上却不见半滴眼泪,半个身子冲向裴文德喊。

“八八!”

  冯豆子被这声八搞得愣在原地,伸长手臂一捞,把肉肉脸冲下倒扣在床上,不轻不重的拍在肉肉的屁股蛋上,“嘿,你个小没良心的,也不看是谁给你养这么大的,管谁叫爸呢!”冯豆子一双眼睛长的极为好看,含了旺水,不使坏的时候,眼波流转间是说不出的漂亮无辜。此时双目微睁,似嗔未怒,竟也是有几分吓人气势,不说吓唬别人,吓唬一个不到两岁的屁孩还是可以的。于是年仅20个月的肉肉被唬的当时就从只打雷不下雨到了暴雨级别。
 
“以后不准随便叫别人爸爸,记没记住!”冯豆子教训完自家儿子,也不管肉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撒手放在地上不管了。

裴文德瞄了一眼哭到打嗝的肉肉,皱着眉瞟向一脸气呼呼的冯豆子。“你就这么放着他?他还小。”  

“不给他点教训,他就不知道谁才是这家的老大,再说,男孩,哪有那么娇惯,不用管他,一会儿自己就好了。”冯豆子摆摆手,还是气呼呼的样子。

“我教他那么久,他都没喊过我爸爸,第一次还让你占了便宜,气死我了。”冯豆子泄愤似的在床上颠了颠,带着裴文德整个人也在床上晃了晃。

  没过一会儿,肉肉果然如冯豆子所言,渐渐停了哭嚎,小手往鼻子上一抹,那潇洒劲颇有些江湖大佬的气质,然后就见大佬粘着满脸的鼻涕泡,撑着身子站起来,猛地往前一扑,扭着小屁股走了。

冯豆子和裴文德眼见这一幕迅速发生在眼前,本来还气鼓鼓的冯豆子甚至乐的狂拍大腿。裴文德还是一派老神在在,只是眼里温柔了许多。

  “给我解开。”裴文德在有限的范围内举起双臂向冯豆子示意。

“那可不行,你看,你是个有武功的古代老头子,之前还拿刀对着我,把你放开我可不放心。” 冯豆子晃着头,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神情。

  “如果我想伤你,十个你都不是对手。”裴文德说罢竟然坐了起来,被束在床头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他左右缓缓旋转手腕,许久不活动的关节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惊的冯豆子一竿子窜了起来,又缩巴成昨天见到的怂豆。

“大哥,我,我错了,但再怎么说我也救了你一命,你们有句古话怎么说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也不用涌泉报答我,你……” 

  “你能收留我吗?”

  “能,能,能,大哥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嗯?你说什么?”冯豆子嘴倒的太快,脑子还没跟上,“收留你?”

  “是,让我做什么都行。”裴文德苦笑一声,“在我那里,我所牵挂的,在乎的,都已经不在了。我孑然一身,不如在这重新开始。”

  冯豆子眼睛又开始滴溜溜的打转,裴文德仿佛能听到冯豆子脑子里算盘劈啪作响的声音。

“不是我说,像你这样毫无技能的人,在这个21世纪是要饿死的。你看你,人生地不熟的,而我,冯豆子又是个特别善良的大好人,只要你答应我几个条件,我就发发善心留你下来,怎么样?”冯豆子瞟着沉默不语的裴文德,他想要把这人留下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留这人做什么。

就因为裴文德只认识自己吗?他本来也不是多善的人,前些年搞得家里鸡飞狗跳,忽悠人也一套一套的,就最近一年家里变故频出,才算给他收拾的靠谱了些。但他也不是对裴文德存了什么坏心眼,只是留住他的想法太过野蛮的占满了脑子。

裴文德还是低着头,一言不发,“你到底怎么想的,给句痛快话呗。”

裴文德抬起头正正撞上冯豆子探究的目光,稳稳的答了句,“好。”

[冯豆子x裴文德]大忽悠和不高兴 1

一、刺激!大忽悠和不高兴第一次见面就玩上捆|ω・)绑play?



  就在阴阳鼎镇住鬼王的瞬间,突然从鼎中爆出一道黑色的旋风,将伤重的裴文德卷了进去。诺大个山洞,被黑风扫过后,只少了个裴文德,便凭空消失。



  裴文德本以为自己定会命丧于黑风中,却没想到围绕在自己身周那道黑气散去以后,自己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四周尽是些自己不认识的物件,心里一慌,又立刻强迫自己震惊下来。他本能的先探查自己所处环境,冲着光的地方走过去,然后一脑门撞在了什么上边,踉跄的退了两步,牵动了之前与鬼王相斗的内伤,血腥气才涌上喉咙,又让他硬生生压了回去。

 
“诶,你谁啊你?你怎么在我家呀?穿的可真够奇怪的,你嘛的呀?不知道私闯民宅犯法吗?我可打电话报警了啊,我这跟你说话呢!你听没听着啊?……”

  冯豆子这边像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一顿说。裴文德闻声而动,本身就重伤在身,又被眼前的人一身亮绿色晃的眼晕,耳朵被迫灌进一堆无意义的字词。裴文德感觉自己的思想仿佛飘在空中,控制不住自己的想,声音挺好听,就是人太聒噪了。

  “锵~”刀出鞘的声音成功让冯豆子住了嘴。“大……大哥,你别杀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是我们老冯家单传!你想要什么随便拿,我家开饭店的,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和我姐题,我姐保证都能满足你,只要你别撕票啊!我……”
“闭嘴。”裴文德头疼的看着停不下嘴的冯豆子,感觉头更晕了。“我问什么你答什么。这是哪儿?你是谁?”
“我叫冯豆子,这是我家。”对面那人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被刀指着,心眼都能从皮肤毛孔里冒出来,裴文德打从心里怀疑这人到底可不可信。

中间省去若干穿越必经老梗,什么这是21世纪了,你可能是穿越了等等科普对话,反正裴文德是不得不相信自己确确实实是穿越到了几百年后,最后气急攻心加重伤在身,连人带刀倒在了冯豆子面前。
“我去!老子的地板啊!!!”冯豆子肉疼的摸着被花了一大道的地板直嘬牙花。


冯豆子咬牙切齿的死死盯着整张脸在地板上压平的裴文德,是扔出去还是扔出去?他心里一番天人交战。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真特马沉!等你醒过来,一定得让你赔我地板!”把人扔出去显然不是个理智的决定,万一死在外边,自己可摊上大麻烦了!
  还是练武的呢,手腕这么细,还没妹子粗,难怪受这么多伤。冯豆子哼哧哼哧的扯着裴文德两只胳膊把他拖上床,在床上粗喘几声,又连忙翻出当年自己卖锅的时候绑锅的粗麻绳,慌不迭的绑在裴文德的手腕上,还生怕他跑了似的,多缠了好几道,最后牢牢的绑在床头上。




“咳……咳咳。”裴文德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僵硬得可怕,双手高举过头,被紧紧束在床头,身上一丝不挂,被子暧昧的挂在腰腹处。卧室的门大敞着,隐隐能看到有人在厨房一晃一晃,还有模糊的歌声传过来,“管他头痛不头痛,有人这样努力我只觉得光荣,我的头痛不再痛,能够生存就是有恃无恐,苦痛说了没人懂,我爱也没有用~”




我莫不是疯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给你们看看我的新衣服!你们快看,好不好看好不好看~~~

感觉仿佛看到了跳喵喵舞和说土味情话的居老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澜孩,你不要再撩了!!!!

这张图我的重点竟然是面面被哥哥吓得趴地上去了,哈哈哈哈,巍巍你小点声,吓着孩子了

刚被几个傻逼气着了,看几张好看的图,消消气

可爱小澜孩在线乱人心曲

面面真是个小变态,我喜欢,嘿嘿嘿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