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金豆子

文笔不好,还爱拖更,超级低产,谨慎关注 ……



我都这么说了你还关注我,那…关注我就是我的人了哦~

太羡慕文笔好的人了_(:з」∠)_

[冯豆子x裴文德]大忽悠和不高兴 2

好像没有说设定……
毛毛的眼瞎被我治好了,毛毛那么好,凭啥要便宜你个臭豆渣,哼,所以没有原剧毛毛和冯豆子结婚这一part。冯豆子媳妇儿跑了以后,直接自己带娃。
裴文德这里除了和白青青没有感情线以外,其余不变……  啊,还有时间线变了啊,望天

二、爸爸?
 

  裴文德旋转手腕挣了挣绑住自己的绳子,啧,那家伙绑的真够结实的。他顺着手臂向上瞧,只要能看清绳扣的构造,解开只是时间问题。他这才注意到自己上臂处被白色纱布裹得严严实实,足足有原来手臂的两倍粗细,难怪他会感觉僵硬的要命。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上外伤处被细细抹上了药膏,清清凉凉散发出淡淡药香。

  自己在乎的缉妖司众人死的死,散的散,鬼王被阴阳鼎所镇,裴文德苦笑。自己一个将死之人,结果莫名到了这么个奇怪的地方,冯豆子怎么说的,未来?既然名为过去的那个地方,已然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东西,留在这个未来,好像也未尝不可。

  这个冯豆子好像也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但又怎么会给自己绑在这一动不能动。

  
  “pa … ba…”
从床底传来的几声细微的声音,裴文德抻长了脖子去看,只见一个将将有床高的奶娃娃一步一摇的攀着床边 挣扎着想要爬上床来。

“ba… 八”,他在空中上下挥舞着自己的小短腿,试图借力上去,小脸红红润润的,眉毛,嘴巴,鼻子都紧紧揪在一起,仿佛能在爬上床这件事帮上什么忙。

  眼见奶娃娃就要掉下床去,裴文德伸出一条腿轻轻一钩,给他掀了上来。奶娃娃乍一上床有点反应不过来,只眨巴着眼睛傻乐,然后四肢并用,爬到了裴文德肩颈处,和裴文德来了个大眼瞪小眼的深情对视。

“pa… ba……八…”,奶娃娃嘬着自己的小奶手,口水流了一下巴,然后一头栽在裴文德胸口上。奶娃娃又用他黏糊糊的小手猛地拍在裴文德胸口,抓住他胸前一点,撑着身子晃晃悠悠的抬起头。

  “肉肉,饿没饿啊,爸爸给你……”冯豆子的声音在卧室门口进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诡异的画面。

他儿子,肉肉,用自己带着黏糊糊口水的小手,紧紧握着裴文德乳首。裴文德看着自己红肿起来,还带着点亮晶晶的胸前,一言难尽的表情极大的愉悦了他。冯豆子凑上前嘿嘿一乐,好心的打算拯救一下窘迫的裴文德,没想到肉肉根本不松手,还抓的更紧,惹得裴文德一声痛呼。冯豆子一击不成,又去扒肉肉的小手,才算把肉肉的手从裴文德胸前剥下来。

  可是肉肉刚被冯豆子揽到怀里,就瘪了瘪嘴,哇的一声哭出来,声音能唬的人一愣,但是脸上却不见半滴眼泪,半个身子冲向裴文德喊。

“八八!”

  冯豆子被这声八搞得愣在原地,伸长手臂一捞,把肉肉脸冲下倒扣在床上,不轻不重的拍在肉肉的屁股蛋上,“嘿,你个小没良心的,也不看是谁给你养这么大的,管谁叫爸呢!”冯豆子一双眼睛长的极为好看,含了旺水,不使坏的时候,眼波流转间是说不出的漂亮无辜。此时双目微睁,似嗔未怒,竟也是有几分吓人气势,不说吓唬别人,吓唬一个不到两岁的屁孩还是可以的。于是年仅20个月的肉肉被唬的当时就从只打雷不下雨到了暴雨级别。
 
“以后不准随便叫别人爸爸,记没记住!”冯豆子教训完自家儿子,也不管肉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撒手放在地上不管了。

裴文德瞄了一眼哭到打嗝的肉肉,皱着眉瞟向一脸气呼呼的冯豆子。“你就这么放着他?他还小。”  

“不给他点教训,他就不知道谁才是这家的老大,再说,男孩,哪有那么娇惯,不用管他,一会儿自己就好了。”冯豆子摆摆手,还是气呼呼的样子。

“我教他那么久,他都没喊过我爸爸,第一次还让你占了便宜,气死我了。”冯豆子泄愤似的在床上颠了颠,带着裴文德整个人也在床上晃了晃。

  没过一会儿,肉肉果然如冯豆子所言,渐渐停了哭嚎,小手往鼻子上一抹,那潇洒劲颇有些江湖大佬的气质,然后就见大佬粘着满脸的鼻涕泡,撑着身子站起来,猛地往前一扑,扭着小屁股走了。

冯豆子和裴文德眼见这一幕迅速发生在眼前,本来还气鼓鼓的冯豆子甚至乐的狂拍大腿。裴文德还是一派老神在在,只是眼里温柔了许多。

  “给我解开。”裴文德在有限的范围内举起双臂向冯豆子示意。

“那可不行,你看,你是个有武功的古代老头子,之前还拿刀对着我,把你放开我可不放心。” 冯豆子晃着头,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神情。

  “如果我想伤你,十个你都不是对手。”裴文德说罢竟然坐了起来,被束在床头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他左右缓缓旋转手腕,许久不活动的关节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惊的冯豆子一竿子窜了起来,又缩巴成昨天见到的怂豆。

“大哥,我,我错了,但再怎么说我也救了你一命,你们有句古话怎么说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也不用涌泉报答我,你……” 

  “你能收留我吗?”

  “能,能,能,大哥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嗯?你说什么?”冯豆子嘴倒的太快,脑子还没跟上,“收留你?”

  “是,让我做什么都行。”裴文德苦笑一声,“在我那里,我所牵挂的,在乎的,都已经不在了。我孑然一身,不如在这重新开始。”

  冯豆子眼睛又开始滴溜溜的打转,裴文德仿佛能听到冯豆子脑子里算盘劈啪作响的声音。

“不是我说,像你这样毫无技能的人,在这个21世纪是要饿死的。你看你,人生地不熟的,而我,冯豆子又是个特别善良的大好人,只要你答应我几个条件,我就发发善心留你下来,怎么样?”冯豆子瞟着沉默不语的裴文德,他想要把这人留下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留这人做什么。

就因为裴文德只认识自己吗?他本来也不是多善的人,前些年搞得家里鸡飞狗跳,忽悠人也一套一套的,就最近一年家里变故频出,才算给他收拾的靠谱了些。但他也不是对裴文德存了什么坏心眼,只是留住他的想法太过野蛮的占满了脑子。

裴文德还是低着头,一言不发,“你到底怎么想的,给句痛快话呗。”

裴文德抬起头正正撞上冯豆子探究的目光,稳稳的答了句,“好。”

[冯豆子x裴文德]大忽悠和不高兴 1

一、刺激!大忽悠和不高兴第一次见面就玩上捆|ω・)绑play?



  就在阴阳鼎镇住鬼王的瞬间,突然从鼎中爆出一道黑色的旋风,将伤重的裴文德卷了进去。诺大个山洞,被黑风扫过后,只少了个裴文德,便凭空消失。



  裴文德本以为自己定会命丧于黑风中,却没想到围绕在自己身周那道黑气散去以后,自己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四周尽是些自己不认识的物件,心里一慌,又立刻强迫自己震惊下来。他本能的先探查自己所处环境,冲着光的地方走过去,然后一脑门撞在了什么上边,踉跄的退了两步,牵动了之前与鬼王相斗的内伤,血腥气才涌上喉咙,又让他硬生生压了回去。

 
“诶,你谁啊你?你怎么在我家呀?穿的可真够奇怪的,你嘛的呀?不知道私闯民宅犯法吗?我可打电话报警了啊,我这跟你说话呢!你听没听着啊?……”

  冯豆子这边像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的一顿说。裴文德闻声而动,本身就重伤在身,又被眼前的人一身亮绿色晃的眼晕,耳朵被迫灌进一堆无意义的字词。裴文德感觉自己的思想仿佛飘在空中,控制不住自己的想,声音挺好听,就是人太聒噪了。

  “锵~”刀出鞘的声音成功让冯豆子住了嘴。“大……大哥,你别杀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是我们老冯家单传!你想要什么随便拿,我家开饭店的,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和我姐题,我姐保证都能满足你,只要你别撕票啊!我……”
“闭嘴。”裴文德头疼的看着停不下嘴的冯豆子,感觉头更晕了。“我问什么你答什么。这是哪儿?你是谁?”
“我叫冯豆子,这是我家。”对面那人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被刀指着,心眼都能从皮肤毛孔里冒出来,裴文德打从心里怀疑这人到底可不可信。

中间省去若干穿越必经老梗,什么这是21世纪了,你可能是穿越了等等科普对话,反正裴文德是不得不相信自己确确实实是穿越到了几百年后,最后气急攻心加重伤在身,连人带刀倒在了冯豆子面前。
“我去!老子的地板啊!!!”冯豆子肉疼的摸着被花了一大道的地板直嘬牙花。


冯豆子咬牙切齿的死死盯着整张脸在地板上压平的裴文德,是扔出去还是扔出去?他心里一番天人交战。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真特马沉!等你醒过来,一定得让你赔我地板!”把人扔出去显然不是个理智的决定,万一死在外边,自己可摊上大麻烦了!
  还是练武的呢,手腕这么细,还没妹子粗,难怪受这么多伤。冯豆子哼哧哼哧的扯着裴文德两只胳膊把他拖上床,在床上粗喘几声,又连忙翻出当年自己卖锅的时候绑锅的粗麻绳,慌不迭的绑在裴文德的手腕上,还生怕他跑了似的,多缠了好几道,最后牢牢的绑在床头上。




“咳……咳咳。”裴文德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僵硬得可怕,双手高举过头,被紧紧束在床头,身上一丝不挂,被子暧昧的挂在腰腹处。卧室的门大敞着,隐隐能看到有人在厨房一晃一晃,还有模糊的歌声传过来,“管他头痛不头痛,有人这样努力我只觉得光荣,我的头痛不再痛,能够生存就是有恃无恐,苦痛说了没人懂,我爱也没有用~”




我莫不是疯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给你们看看我的新衣服!你们快看,好不好看好不好看~~~

感觉仿佛看到了跳喵喵舞和说土味情话的居老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澜孩,你不要再撩了!!!!

这张图我的重点竟然是面面被哥哥吓得趴地上去了,哈哈哈哈,巍巍你小点声,吓着孩子了

刚被几个傻逼气着了,看几张好看的图,消消气

可爱小澜孩在线乱人心曲

面面真是个小变态,我喜欢,嘿嘿嘿嘿嘿嘿嘿

今夜我们都是棒棒糖,小鬼王太帅了!!!澜澜一直用贪澜的眼神瞅着我们小鬼王,快住眼啊,他还是个孩子啊!快教坏他,骗他上床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