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金豆子

【一八衍生】【越端】镇魂锁(一)(前世今生加拉郎)

马一下,找半天_(:з」∠)_

朕今天不想翻牌:





“哎哟,佛爷,我是真走不动了!”望着脚下仿佛要延伸到世界尽头的台阶,齐铁嘴耍赖地往地上一坐,两腿一伸,不走了。


 


是日天清气爽,正好赶上张启山难得的休息日,尹新月为了撮合表妹莫测和二月红,便“下令”登山郊游。于是尹新月让莫测邀请了二月红,张启山叫上了齐铁嘴,齐铁嘴又拉上了巧遇的解九爷,张副官则带着各种所需,一行人浩浩荡荡爬上了长沙城外一个小山坡。刚在一处草坪上坐下没多久,众人就听到地下传来仿佛闷雷滚动的声响,刹那之后,他们所坐的这片草坪就整个塌了下去。


醒来之时,他们发现理应是埋在一堆碎石残土中的自己却是身在山崖之下。他们被困在一个“几”字形的狭窄山谷里,后无退路,两边的峭壁仿佛是拔地而起直通天际,于是张启山打头,张副官殿后,带着众人小心翼翼往前走去。


然而这个峡谷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长,大概走了十几分钟就到头了。峡谷的尽头连着一块半米高、十平方米大小的平台,平台又连着一道倾斜向上的石梯,除此之外净是悬崖峭壁,再无其它路可走。于是众人只好顺梯而上。


一路无话地走了大概半小时,这台阶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只是一个劲儿的往上延伸。老本行都是土夫子的在场男士们当然就知道是着了道,于是讨论了几个比较实际的可能性。大家本来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齐铁嘴提出的用古代数术做出的机关悬魂梯一说,但细想下来又不对。这道石梯左右两边并无任何遮挡,台阶上也没有任何迷惑用的标识,更不用说今天这蓝天白云的,除了石梯的尽头之外一切都一目了然,有任何机关都不可能逃过他们几个老九门当家的眼睛。那还能怎么办呢?只好继续走走看了。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解九爷调侃道:“八爷,你看这女士们都没说什么,你这身子是比女人还娇弱呀。”


“去去去,”齐铁嘴翻了个白眼:“激将法——没用!”


张启山这才想起这队伍里还有他老婆和小姨子这两位女士,刚才一路他一直处于戒备状态,倒是把这事给忘了,于是转头问尹新月:“累吗?”


尹新月瘪瘪嘴,苦笑道:“你终于想起来要问问我啦?我跟莫测脚都破皮了。”


张启山抱歉地蹲下身来,说:“上来,我背你。”


尹新月也不客气,一边往张启山背上趴,一边望向二月红:“那莫测怎么办呀?”


“我来背。”二月红打断正要开口的莫测,直接蹲了下来。见莫测不动,他又柔声对她说:“没关系,上来。”


齐铁嘴就不干了:“嘿!你们倒是不用走路啦,那我怎么办呀!不走了!不走了!”


“起来!”张启山提高声调,同时无奈地向张副官使了个眼色。


张副官立刻会意,走到齐铁嘴身边:“哎呀八爷,我来拉着你走行不行?”说着便把手上的东西顺了顺,腾出一只手把他拉了起来。


“不行!”齐铁嘴一只手拉着张副官,另一只手伸向解九爷:“你也得拉着我,这样我才最省力呀。”说罢露出了小虎牙。


解九爷一边无奈地摇头,一边伸出一只手任齐铁嘴拉住。


这样一行人又慢慢往上走起来。


 


又走了约么一个小时,一成不变的石梯终于有了变化——他们看到前方隐约出现了一个黑点,当他们越走越近,黑点就慢慢有了形状。


这是一块风化多年的石牌坊,孤零零地矗立在连接下一段阶梯的平台上,牌坊的上半截已经断裂成碎石杂乱的散落在四周,残存的下半截上依稀可见“墉城”两个字。


“……墉…城?这看上去也有几百年光景了,”解九爷研究着牌坊上的字体:“古时长沙城附近有叫什么墉城的地方吗?”


“不曾听说。”二月红放下莫测也靠过去查看。


张启山让尹新月和莫测坐到台阶上休息,自己和张副官又把周围检查了一圈,一无所获,只好也走到牌坊边参与讨论。他觉得眼前有种不协调感,仔细一想才发现是因为看到这块牌坊之后齐铁嘴只是摸着那个“墉”字,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怎么不说话?”张启山走到齐铁嘴旁边。


齐铁嘴白了他一眼,心想我现在只想说“大师兄你快醒醒御剑带我们回长沙吧”你能懂吗?然而出声却只回了两个字:“累了。”


一看到牌坊上这两个字,齐铁嘴立刻就意识到了这里是天墉城的天梯,他前世在这总共一万四千梯的台阶上来来回回过不知多少次了。当时仗着有修为,总是把每年登门拜师的凡人当笑话看,现在自己肉体凡胎,走到牌坊这里喉咙已经有腥味浮起了,这可算是天道好轮回。想到这里,齐铁嘴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笑什么?”张启山皱眉,长时间的摸不清楚状况让他有些心浮气躁。


“我是在想,我们大概要交代在这里了。”这句话齐铁嘴是一半真一半假。真,是因为他知道这里是天墉城,那离长沙根本就是十万八千里,甚至是不是在同一个世界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想回去更是谈何容易。假,是他知道他们不会死在这里,好歹他曾经也算是天墉城的地头蛇,他有自信可以保全大家性命。


张启山白他一眼,带领大家继续向上走。


齐铁嘴现在也没心情跟张启山斗嘴,依旧让张副官和解九爷拖着他,吊在队伍最后。


刚才嚷嚷着走不动是半真半假,现在他是真觉得身体有千斤重。耳边仿佛沸沸扬扬,一群师弟叽叽喳喳跟在他身后,回头却是万籁俱寂。转头又看到张启山的背影跟一袭紫衣重重叠叠,行走时那微微右倾的肩头,纵然历经几世,也没什么改变。


 


现在回想起来,是多么不堪的开端。为什么那么记恨陵越,到现在齐铁嘴也说不清楚,只知道肯定是嫉妒的,但这嫉妒从何而来又何时而生,他自己也很疑惑。就是因为这嫉妒,让他作为陵端犯下了多少不可饶恕的错误,所以,赎罪也是应该的。


陵端活着的时候最后一次见到陵越,就是陵越和芙蕖师妹下山赈灾那次。那个时候的陵端已经在凡间吃了不少苦,得知肇临死亡真相之后终于放下执念,内心的愧疚也是有的,对陵越那一鞠躬是真心。在那之后不久,陵端就因为染上瘟疫不治身亡。


然而陵端没想到的是,死亡却并不是他这一世的终结。因为身为修仙者而犯错,那是罪加一等,要先下地狱历经劫数偿还罪孽才可再入轮回。所以他一到地府,就下了地狱。


地府十殿阎君各有所司,除第一殿和第十殿之外,其余各殿阎君每人司掌一大地狱,又各设十六小地狱,每个地狱刑法皆不相同。被判下地狱之人会先被押赴孽镜台,了解自己生前犯了哪些错,一共要经哪些地狱,随即押送第二殿,发狱受苦。


当陵端经历了二、三殿两个大地狱三十二小地狱再被送到第五殿复审的时候,魂身已经惨不忍睹。然而站在审视生前各项的望乡台,他却感觉豁然开朗,内心清如明镜,自愿继续下地狱赎罪。阎罗王念他诚心悔改,便免了他后面的狱劫,差他到酴忘台给孟婆神跑腿。


每每回想起来,齐铁嘴也觉得在地狱受的这些苦是值得的。因为正是认识了孟婆神,也才有了后面他与那人生生世世的缘分。 




待续




电梯: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电梯:


(一)


(二)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番外1)


(番外2)


(番外3)



评论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