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金豆子

齐铁嘴的早晨 [序]

脑洞源于马丁的早晨这部动画片,老早就动了这个念头,但是一直懒癌上身_(:з」∠)_   为了让自己坚持下来,先把脑洞放上来督促一下自己。

不要再沉迷大大们的文笔脑洞了喂!多写才会进步的说!加油加油加油!!!

正剧没有,逻辑混乱,文笔学习中,以下正文,定在两人已互通情意之后~哒哒啦啦啦~~~

“佛爷,小心!”齐铁嘴眼见墓顶射出一道金光直奔张启山而去,深知自己帮不上忙,只得大喊一声张牙舞爪的提醒离自己几步之遥那人,不想自己竟踩上脚下的石子,一个重心不稳,直直的冲撞出去。张启山转身弯腰后撤,一系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霎时便躲过了攻击范围。却看见齐八爷哎呦一声摔倒在自己刚才站的位置,“老八!!!”张启山想要拉他过来,却也是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他被金光打中。“老八,老八!撤!”张启山抱起晕厥过去的齐铁嘴,破天荒的放弃了探索到一半的墓。

“请九爷来,快!”张启山轻轻的把齐铁嘴放在床上,与动作不同,语言间的焦躁似乎能化成实体一般。张启山盯着床上那人,想起回来路上张副官与自己说,齐铁嘴奋不顾身为自己挡掉攻击的英勇事迹,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手,这个笨蛋,明明知道自己能躲过去的。
“呃…疼……”  “老八!你醒了!有没有觉得身上哪不舒服的啊,你说句话呀,老八!”  “佛…佛爷,你别晃了,你再晃,我可就真的有事了。”  齐铁嘴摆摆手 “佛爷,你可得好好补偿我啊,我这回可帮你挡了个大灾。”  张启山无奈的看着眼前耍无赖的齐铁嘴,屈指敲了敲眼前人的脑袋“好好好,你想要什么都给你。” 

“老九可是来的不是时候啊。”解九爷调笑的踱步走了进来 “看八爷这个样子,想必是没什么大碍了。”  “老九,你快给他看看,他晕了好一阵子,我不放心。”  解九爷虽然语言上调笑二人,心里也自然是担心自家发小,听了张启山的话,便开始认认真真的为齐铁嘴诊脉。“从脉象上看,并无什么异常。只是据佛爷你所说,他确确实实被墓里不知什么打中,晕了过去。看来我得回去好好查一下那个墓的来历了。佛爷,你近些日子多关注他的身体状况,一旦有什么异样,迅速遣人找我。” “张启山在此谢过九爷了。” “佛爷,无需多言,老九这就回去了。” “小九,你回去可好生找,我齐家可就我一个独苗,我还未婚姻嫁娶呢。”张启山听了这话可不乐意了,一把摁住齐铁嘴挥舞的双手 “怎么,齐八爷还要娶妻生子不成。”  “呵…呵呵,佛爷,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齐铁嘴见示弱这招不管用,眼前这人死盯着自己,似乎要生吞了自己一般,立刻又用上了耍赖的老方法,“哎呦!我这个晕啊,头晕啊。不行了,不行了,我得休息休息了。”  明明知道他是装的可怜巴巴的样子,但张启山心里还是一阵抽巴,只能叹了口气,帮他掩住了被角。齐铁嘴眯着眼看着张启山的反应,躲在被里笑得一踏糊涂。

第二日。
“老八,起来吃饭了!” 张启山难得用如此温柔的声音叫齐铁嘴,缓缓掀了爱赖床那人的被,却看到了毕生难忘的场景。“老八?”床上那人明明长着和齐铁嘴一模一样的脸,脑袋上却长了一对毛茸茸的耳朵,一条尾巴卷在如藕般的长腿上。浑身赤裸,浑然不知自己被人盯着,还睡得呼呼作响。


(❁´◡`❁)*✲゚*
你的短小君已上线,哈哈哈哈,感觉这个脑洞好适合写肉哎,但是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会!噜啦啦噜啦啦~
有谁记得老八管九爷叫啥,九爷又管八爷就啥的吗?时间太久,都想不起来了_(:з」∠)…

评论(4)
热度(25)